打印
手機閱讀本文
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第十個媽媽

時間:2019-07-01 11:00:30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日報 作者:琬琦

甘肅西北,一片常年干旱的土地上,一個貧瘠的小山村。老漢家走丟了一只羊,他急匆匆地往村外走。夕陽準備落下去了,老漢走到村頭的柿子樹下,又看到許媽媽。她站在樹下,拄著拐杖,長久地望著進村的小路。老漢嘆息一聲,喊道:“許媽媽,天快黑了,趕緊回家去吧!”

許媽媽轉過臉來,臉上縱橫交錯的皺紋,就如同這廣闊的黃土高原上的裂痕一樣。她點點頭,說:“好,好。”

許媽媽緩慢地轉過身去,用拐杖探著積滿塵土的小路,一點一點地往村里走去。

老漢終于在一條土溝里找到了他的小羊。抱著小羊往回走,一邊走一邊數落著:“你個小羊羔子,才見天多久,就敢離開大部隊了!”

“老漢,老漢!”

忽然,一個聲音在后面喊起來。老漢停下腳步,轉過身一看,在灰暗的暮色里,一個陌生男人朝他走過來。這男人看起來很高大,腰背挺拔,但掩飾不住一臉的風塵仆仆。老漢問:“你叫我嗎?”

男人緊走幾步,走到老漢跟前說:“是我叫你。我想跟你打聽一個人。”

“打聽誰?聽你這口音不像本地人,能找到我們這旮旯你也算能耐了。說吧,這村子人不多,就沒有我不認識的人!”

男人說:“我是來找黃勝利的媽媽的。”

“你找許媽媽?你找她做什么?看你又不像公家人。”

“我不是公家人。我從天津過來的。這一趟,我跑了半個月了。”

“跑了半個月?天津比北京還遠嗎?要跑這么久?”

“不是,我還跑了湖南、安徽、陜西,最后才到你們這里。本來我是開小車過來的,但是你們這里太偏遠了,我把車停在鎮上了,又坐了一程摩托車。后來開摩托車的人也不愿意進來了,說你們這路太小,又坑坑洼洼的……”

“你跑了四個省,都是為了找許媽媽呀?你個瓜娃子,難道你沒打聽清楚許媽媽在我們這里嗎?”

“我打聽過了。我去其他省,也是為了找媽媽。”

老漢越聽越糊涂了:“你滿世界找媽媽?你媽媽丟了?”

“不是不是,我媽媽沒丟。我媽媽在天津,好著呢。”

“那你還找啥媽媽?”

“老漢,你就帶我去找許媽媽吧。”

男人從隨身攜帶的挎包里掏出一包煙,遞了一支給老漢。老漢說:“許媽媽命太苦,你得說清楚為什么要找她,不然老漢我是不許你打擾她的。”

男人抬頭看了看天空。天空已經徹底暗下來了,星星們爭先恐后地冒了出來。這一閃一閃的星星,多像軍人帽子上的那一顆呀!放眼望去,天上好像站著數不清的軍人,正深情地看著人間呢。

男人清了清嗓子,說:“黃勝利是一名軍人,對吧?”

老漢說:“對。”

“黃勝利幾個月前在湖北簰洲灣抗洪救災中犧牲了,對吧?”

“對。”

“黃勝利他爹去部隊的時候,部隊問他爹有什么要求,他爹什么也沒說,用一只蛇皮袋就把黃勝利的骨灰背回來了,對吧?”

“對。”老漢奇怪了,“你是記者吧?這些事情不都有報紙電視報道過了吧?你還要來采訪嗎?”

“我不是記者。”男人摁滅了煙頭說,“我知道許媽媽身體不好,黃勝利犧牲了,她哭得太厲害,把眼睛也哭壞了。對吧?”

“對。你咋了解得那么清楚?”

“因為我也去參加了抗洪英雄的追悼會。黃勝利生前是空軍部隊的士兵,我也曾經在空軍部隊當過兵。雖然我已經復員很多年了,但我還是保持著軍人本色。”

“哦。”老漢有點明白了,“你是來探望許媽媽的。”

“是,我來看望許媽媽,我還想認她做我的媽媽,就像我認別的烈士的媽媽做媽媽一樣!”

“你說啥?”老漢驚得煙頭都掉了。“你認了幾個烈士媽媽?”

“我已經認了九個烈士媽媽了,她們的兒子都是在抗洪救災中犧牲的。許媽媽將是我的第十個媽媽。”

“哎呀,你認那么多媽媽干什么?你認了許媽媽,她兒子也回不來呀。”

“我要給許媽媽當兒子。我要替烈士們盡孝心。”

“這怎么盡呀?你在天津,離許媽媽這么遠。”

“我會給許媽媽買養老保險,帶她去治眼睛。等她眼睛好了,我要帶她去天津住,給她養老。”

老漢瞪大了眼睛:“你對每個烈士媽媽都這樣嗎?那得多少錢呀?”

男人抿了抿嘴角說:“我有點錢。我在部隊學會了工程測繪和制圖,后來我就靠這個本領開公司掙錢了。聽到他們犧牲的消息我很難過,他們就是我的戰友,我的兄弟。我特別想替他們做點什么。”

老漢半天沒說話。在濃稠的夜色中,兩個男人穿過曲折的村巷,轉過一口干涸已久的池塘,走到一所黃土壘成的院落外面。

老漢說:“喏,這里就是許媽媽家了。”男人踮起腳尖往院子里看,說:“沒有燈光,許媽媽應該睡下了吧。要不,我們明天再來?”

老漢說:“哎,不礙事。這許媽媽想兒子都快想瘋了,天天去村口眼巴巴的望,還常說夜里做惡夢呢。你來認她當媽媽,她肯定很高興。她一高興,興許今晚就做個美夢了!”

男人猶豫了一會,點點頭說:“好吧!”

兩人便大步流星地走到院門口。老漢扯著嗓子喊:

“許媽媽,你又有兒子了,你兒子來看你了!”

一村的寂靜都被攪動了,一村的狗都熱熱鬧鬧地吠叫起來。眼看著院子里的窗戶亮起了桔黃色的燈光,男人只覺得心頭一熱,眼眶就潮了。他在心里默默地念叨:

“第十個媽媽,我可找到您了!”

注:本文主人公原型為天津市銀座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王貴武,他于1998年認了10位抗洪烈士的母親為自己的母親,于2008年11月被評為“最美退役軍人”。資料來源:學習強國、搜狐網、百度百科等。向烈士致敬,向烈士母親致敬,向最美退役軍人致敬!

責任編輯:劉子揚

關鍵詞:媽媽

你可能喜歡看的

组选750